国际识局:600亿美元援助搁浅,拜登:乌军败了都怪你们!

发布时间:2024-02-24 02:07:39 来源: sp20240224

     中新网2月19日电 (记者 孟湘君 张奥林)“因为(美国)国会不作为导致补给物资不断减少……使俄罗斯几个月以来首次取得显著战果”,日前,在白宫公布的美国总统拜登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通话内容中,出现如是表述。   俄军近日夺取了顿涅茨克地区重镇阿夫杰耶夫卡的控制权,乌军宣布撤离。面对俄乌前线这一态势,美国总统拜登坐不住了,矛头直指自家国会。这是为什么呢?   一切还要从一项数百亿美元的对外军援法案说起。   巨额援乌法案被卡,拜登急了   当地时间13日,美国参议院通过涉乌克兰和以色列的军援法案,总额达953亿美元,其中包含向乌提供600亿美元援助。然而,法案卡在众议院,原因是众议长迈克·约翰逊代表自己所在的共和党提条件,要求拜登政府出钱解决美墨边境非法移民问题,否则想要拿钱去援助乌克兰——“没门”。 资料图:美国援乌物资。   不光是嘴上说说,约翰逊还一不做二不休“放大招”,取消了原定的援乌法案有关投票,宣布众议院休会两周。   就在法案搁浅之际,那边厢,俄军宣布拿下阿夫杰耶夫卡,将前锋向西大幅推进。   美国正副总统都坐不住了。拜登表示,援乌法案迟迟没能通过,可能“损害美国声誉”,众议院在这个节骨眼上宣布休会,“令人愤慨”。他提醒议员们,如不尽快援助,乌其他城市也可能被俄军控制。美国副总统哈里斯也强烈批评美国会共和党人,甚至呼吁对方“不能玩政治游戏”。   专家:乌军失利凸显美西方军援“软弱性”   对于拜登等人的反应,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所研究员张弘对中新网分析称,事实上,当前的乌克兰危机不仅是乌俄两国间的矛盾,更是俄罗斯与西方、北约之间安全、地缘政治方面的博弈。过去两年,西方向乌提供的军事和财政援助都接近千亿美元规模,没有西方的军事援助,乌克兰可能“连一个月都撑不到”。   他注意到,2023年12月开始,美国在援乌问题上开始出现停摆、断流的状态,而欧盟又抵不上,这导致乌军战斗力大幅下降。   数据显示,乌军日均炮弹消耗量已从最初两万到三万枚大幅减少,最近还有消息称其日均炮弹消耗量已不到2000枚。张弘指出,这个数量的炮弹放到1000多公里长的俄乌战线上使用,显然不够,足以见得乌军几乎已面临“弹尽”的困境。   他进一步表示,乌军在阿夫杰耶夫卡的失利,军援不足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凸显了美西方在援乌问题上的软弱性。   仍“有信心”,援助将“虽迟但到”?   虽然将法案未及时通过归咎于美国国会内的政治对手,但拜登还是对乌方表示安抚。他说自己“与泽连斯基进行了交谈,让他知道我有信心,我们会得到这笔钱(对乌援助)。” 资料图:美国总统拜登。   张弘也指出,事实上,西方从战略上是不能放弃乌克兰的。至少从经济上来说,乌克兰现在是不会垮的,除了美国,欧盟也还在坚持援助。   他指出,虽然目前美国因为2024年总统大选党争激烈,共和党人、众议长约翰逊以国会休会的手段来拖延民主党拜登等人的法案,但休会总归还是有期限的,也不能无限期休会。共和党最终还是难以阻拦援助法案通过。   因此,他判断,美国对乌援助可能会“虽迟但到”,法案还是会被批准的。目前西方整体援乌节奏会慢下来,援乌资金会缩水,但完全断流是不可能的。   换帅、求援:泽连斯基也很忙   面对乌军近期在战场上颓势连连,泽连斯基也很忙。2月9日,泽连斯基接连撤换了乌武装部队总司令和总参谋长,把乌军指挥中枢来了个“大换血”。   对此,张弘认为,第一,泽连斯基换将的最主要原因,是他跟原乌武装部队总司令扎卢日内之间的作战理念和思路存在分歧,导致合作出现问题。   第二,这是泽连斯基出于政治考量而做的选择。   张弘表示,扎卢日内不仅评价乌军在前线的作战,还对乌国内的征兵政策、国防反腐等都有发声。扎卢日内在政治上的这些想法和动作,使得泽连斯基把他视为潜在竞争对手。因此,将其派系从国防战争体系中清除,一定程度上也是为了维护泽连斯基自身的权威。   第三,通过换将来换思路。   在俄乌对峙僵局持续,乌克兰面临被动的局面下,换将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乌方希望重启对俄作战行动的想法。张弘认为,这是一种冒险的想法,也是一种尝试。   张弘指出,实际上,在西方援助缩水以及与俄罗斯实力不对等的情况下,无论是新上马的瑟尔斯基还是原来的扎卢日内,都难以完全逆转战局。   除了内部换将,泽连斯基继续寻求外援。他多次与美国、法国、德国等就对乌援助问题进行谈判,近日还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警告称:对乌弹药供应不足,将有利于俄罗斯的进攻。   对于泽连斯基多方求援的举动,张弘指出,正如乌新任总司令瑟尔斯基宣布的那样,2024年乌克兰将进行全面防守,说白了就是要“守得住”,但越来越缺乏再发起反攻的实力了。   眼看着乌克兰危机爆发两周年的节点越来越近,战场形势虽然逐渐对俄军有利,但在谈及双方是否可能在近期重回谈判桌时,张弘对此表示不乐观。   他认为,俄罗斯与西方之间外交、军事上的对峙和对抗将会长期化,关系改善的空间相当小,俄乌间也很难有真正的和谈。   这种类似于“冷战”的状态,会逐渐“切割”全球格局。如果乌克兰危机和巴以冲突不能在短期内得到管控,世界可能会变得更加杂乱,更加分裂,张弘总结道。(完) 【编辑:张燕玲】